一貫探原 - 1

  

  故三百六十時,為一月之太極;三百六十日,為一年之太極:

 

三百六十月,為一世之太極:三百六十年,為一運之太極;

 

三百六十世,為一會之太極:三百六十運,為一元之太極。

 

三百六十運,此氣既終,天地或幾乎息矣!

 

  若言天地有息,不信者多以為妄。殊不知天開於子,地闢於丑,人生於寅:既曰人生於寅,寅會以前,未嘗有人也,可知矣。既曰天開於子,地闢於丑,則子會以前,未嘗有天:丑會以前,未嘗有地也,又可知矣!

 

天既無有,則太極之氣,非息而何?太極既息,惟有「無極」在也。

 

蓋聞善言天者,不外於人;善言人者,必本於天。

 

  天地如人有形之身,太極如人呼吸之氣,無極如人虛靈之性。不但如人,凡有靈之物皆然。  天氣交地,而萬物生。萬物之雌雄亦如天地,故有形可見,為交易之易;無形有跡,為變易之易;無形,神妙莫測,體物不遺,為不易之易。

 

  交易之易,有形則壞速;變易之易,無質則毀遲;不易之易,形質胥泯,則不壞。

 

  不壞者,本然之性,來自無極理天者也。遲壞者,氣質之性,來自太極氣天者也。速壞易朽者,其四大假合之身乎?是故神有:氣中之神、理中之神。

 

  理中之神,上居三十三天,在慾界、色界、無色界而上,下照一十八獄;統慾界、色界而下,無所不統,無所不理。不疾而速,不行而至,無為而成,無在而無所不在,為無始無終永劫不壞之神。

 

  若三清上聖、釋迦、觀音、孔、孟、顏、曾,得道而成之類。

 

  何謂道?「無極之理」是也。

 

  此「理」貫乎慾界、色界、無色界之中,則不離乎氣,亦不雜乎氣:超乎慾界、色界、無色界之外,則委氣獨立,為無極界。

 

  何謂慾界?

 

  地面上下,飛潛動植,雜居其間,滯於有形,謂之慾界。因其甘食悅色,多生六慾故也。

 

  何謂色界?河漢星斗,有象可見,故謂之色界。

 

  何謂無色界?四空天無慾無色,故謂之無色界。

 

  無極界者,無聲無臭,而為聲聲臭臭之主;無形無象,而為形形象象之源。高出慾界、色界、無色界之上,為無極天、大羅天、生天生地之天、天地萬物統體之天也;貫乎慾界、色界、無色界而下,為天賦之命、本然之性、道義之心,物物各具之天也。

 

  萬物統體之天,與物物各具之天,洞會交連,無間無斷。

 

  人物之所以不能頓超三界,復還無極,與三教聖人,齊肩同壽者;氣拘物蔽,昧厥本來故也。

 

  所謂「得道者」,知四大假合,其壞甚速,故貧賤、富貴,自有命在,其來其去,無心任運,煉形歸氣,則不囿於物,可超「慾界」。

 

  氣中之靈,雖後質而滅,即壽之大者,難滿一元;其究終有窮盡,故清靜無為,煉氣化神,可超「色界」。

 

  及至煉神還虛,則物物各具之天,與萬物統體之天,混合無間,生天生地之天即我,我即生天生地之天,如是者謂之得道而成。

 

  天地有壞,此神常在,此即理中之神也。現出一輪無影日,照滿三千及大千,此最上一乘之法也。

 

  氣中之神,有陽神、有陰神。以一氣流行而言,則來而伸者為神,自子至午,太極之陽儀也;往而屈者為鬼,自午至子,太極之陰儀也。

 

以對待而言,則河漢星斗,為氣中之陽神;十殿諸司,為氣中之陰神;

 

  五嶽群山,天中地也,其神為少陰之神;四海百川,地中天也,其神為少陽之神;

 

  少陰之神,司善惡於人間;少陽之神,興雲雨於空中。則此而推,

 

 易有三百八十四爻,爻爻有神,則以奇偶分陰陽;

 

天有三百六十五度,度度有神,則以寒暑分陰陽。

 

值時之神,一時一易;值日之神,一日一易;值年值月者亦然。

 

 大小錯綜並行不悖,因其行而不息,故變而有常。氣中之神:

 

  陽神春夏在天,秋冬在泉;陰神秋冬在天,春夏在泉。

 

  有所在亦有所不在;故行而後至,至而後現。

 

  陽至則自溫而熱,陰至則自涼而寒;凶神至則為災;吉神至則降祥。

 

  氣中之神,陰陽吉凶,萬有不齊。理中之神,慈祥愷悌,都歸一致。

 

 

 氣質之性,來自氣天,動而難靜,雜而難純,故有智、愚、賢、否,窮、通、壽、殀之分

 

 人物之終也,氣數盡,則津液不生,津液竭,則四大朽潰。

 

 天地之終也,氣運盡,則雨露不降,雨露竭,初則海乾山崩,光散星隕,焚以劫火,摧以罡風,大氣不舉,則地化飛灰,而混沌至矣!

 

 浩劫之至,始於人物,再而山川,終而星斗。大抵人物劫於申酉,天地劫於戌亥;申為白虎,人物遭殺;戌為火庫,陽光滅藏,亥會其前劫後劫之交乎?

 

  聖賢仙佛,教人不戀色身,脫離輪迴,超由三界者;蓋因慾界、色界,難免劫火;囿於其中,則靈光消滅,此元滅一靈光,則後元少一人物。

 

  惟無極理天,劫火不至;故先度人物,次度鬼神,終度星斗;三者靈光還於無極,而浩劫至矣!

 

迨至,子會開天,星斗之靈光,各降其位;丑會闢地,山川之靈光,各降其位;寅會生人,人物之靈光,各降其位;而世界立矣。

 

  貞終元始,循環無端;元會運世,猶如畫夜,未信將來,先觀已往;

 

  三皇之世,草昧初開;五帝之世,制度始創;瞬而為唐虞之揖讓,瞬而變湯武之征誅;

 

  夏后尚忠,行本於心,殷人尚質,未離其身;周制尚文,則淳澆樸散,漸逐末務;

 

  五霸之假仁義,其所由來者漸矣。

 

   三代而上,道在君相,道與權合,故古之成人也易;

 

   三代而下,道在師儒,道與權分,故今之成人也難;

 

勢與分使之然也。

 

  漢、晉、隋、唐,中華為主,而臣服夷狄:遼、金、蒙古,荒服而臣妾中國。世運之變如是之速,將來之世,不卜可知。

 

斯世凶險,真同苦海。故聖賢有立命之法,求人不如求己:仙佛有逃命之術,靠人不如靠天。

 

  如呼吸之氣,通太極之天,則萬緣掃盡,調息綿綿,脫離輪迴:作氣中之神,為天地同壽,日月齊年之仙。

 

  知虛靈之神,通無極之天,則凝聚堅固,超出三界,不囿五行;為理中之神,作天地有壞,此性常存之神。

 

  太極之天,包乎大地之外,上運星斗:貫乎大地之中、下生萬類。不惟星斗、萬類賴之,即大地無太極之氣,亦化為無有;得太極之氣,然後融結成形。

 

  以人之所見而言;則天動在上,地靜在下;以統體之大局而言;則天包地外,地之上有天,而地之四圍上下,無在非天也。

 

  昔黃帝問於歧伯曰;「地之為下否乎?岐伯曰:「地為人之下,太虛之中也」,帝曰:「有憑乎?岐伯曰:「大氣舉之耳」。

 

  太極以動生天地,無極以靜生太極:太極雖無極中之所有,無極貫乎太極之中,亦包乎太極之外。

 

  無極之理,靜而為經;太極之氣,動而為緯。經則常而不變,緯則變而有常。

 

   常而不變,不易之易也;變而有常,變易之易也;加以三光大地,雌雄萬類,有質可見之物;天地交而生寒暑,日月交而生朔望,雌雄交而生萬類,為交易之易也。

 

  無極之理,微中之微,玄中之玄,妙中之妙,神中之神,天中之天,無象無名,本不可見。

 

   於不可象,不可名,不可見之中,強現河圖之名與數以見之。

 

   天一生水,地六成之。地二生火,天七成之。天三生木,地八成之。地四成金,天九成之。

 

   天五生土,地十成之。

 

【河圖】省略

 

  此理中之數也,對待而靜。無極之靜體難見,惟大地坤元之靜似之。故曰:「黃中通裡,正位居體;美在其中,而暢於四支,發於事業。」無為之君子亦似之。故聖人,

 

靜則象地,寂然不動,立無極之大體,此靜聖之學也;

 

動則法天,感而遂通,達太極之大用,此動王之學也。

 

  欲學靜聖,須尊德性;欲達動王,必道問學。洞顯微之無間,合天人於一致。

 

  先天而天弗違,通乎理也。後天而奉天時,通乎氣也。

 

  河圖之數,天一生水,地六成之。

 

  一六在北,玄帝居之;玄武七宿之分。其德為智,其色為黑,其性潤下,其蟲為鱗,其味為鹹,其音為羽。為壬癸亥子之鄉,坎休天蓬之地。於時為冬,其氣嚴凝,故北方多寒。

 

  天一生水,雲氣橫空;地六成之,江河亙地。水化為氣,自地升天;氣化為雨,自天降地;清濁互根,循環無端。兩大之間,其一、六之盤際乎?水先五行,理固然也。

 

  鱗蟲三百六十,而龍為之長;故神龍變化,天淵兩在,興雲致雨,普潤萬靈;智之德,與水之性,使之然也。

 

  水族多潛,火族多飛;然鯤化為鵬,由潛入飛;雉化為蜃,由飛入潛。天地之間,至神者莫如水火,而善化者亦莫如水火。故火生於地二,成於天七。水氣旺而暖自生,相火居於命門,附火而生;精竭則失水,氣竭則無火,即人可以知天也。

 

  人無氣,則無根之火,傷殘百骸;無根之火,即劫火也。

 

  由此觀之,有水方能生火,獨火不能生火:火雖神而德不及水,故次水而生。

 

  天地之間,能通者有四,而火居其末。

 

  蓋無極之神通,無所不通,上通三十三天,上極無上;下通一十八獄,淵乎其淵。

 

  太極之氣,下通乎地,上通星斗天而止。

 

  水則在地,通有形之物;化氣通色界之天。

 

  火則上通,同於水,而下通不及水。

 

  蓋火通不及水通,水通不及元氣通;元氣通不及神理通。

 

  水火者,為交易之易;日月之光,只在人間,不及九地之下。

 

  元氣為變易之易,在天、在泉,至星斗天而止。

 

  無極之神,為不易之易,故星斗天而上而下,無所不通。此上中下三乘之分也。

 

  交易之易,乾下交坤,坤得乾之中爻,實而成坎。坎為月,坎為水,此天一生水,地六成之之來源也。

 

  生於一成於六者,自天至地,歷空中之真五,而始成也。

 

  坤上交乾,乾得坤中爻,虛而成離,離為日,離為火也。

 

乾爻奇,奇為一,故曰天一生水。坤爻偶,偶為二,故曰地二生火。

 

  離日之火,入地為沒,出地為生,至午而成,故曰地生天成。

 

  火成於上,不成其下,故其性炎上。先天之火,生於草木,故上古之世,鑽隧取火;後天之火,生於金石,故今之火種,不同於古。

 

  蓋因洛書右七,金得火數故也。相火附水而生者,坎卦兩偶一奇,其數七,水亦得火之數也。金石生於地中,地偶也,故曰二,見天始成。二得五為七。

 

   二七在南,為火精赤帝之居,朱雀七宿之分:其德為禮,其色為赤,其性炎上,其蟲為羽,其味為苦,其音為徵;為丙丁巳午之鄉,離景九紫之地。於時為夏,其氣炎陽,故南方多暖。

 

  天三生木,地八成之。本於地而天成者,地不能自生,必待天氣至,而地方顯生生之功焉。

 

  三八在東,為青帝之居,蒼龍七宿之分;其德為仁,其色為青,其性曲直,其蟲為毛,其味為酸,其音為角,其時為春,為甲乙寅卯之鄉,震巽碧綠之地。木能生火,故曰大明出於扶桑。

 

  北方天一生水,左行一步;一者奇也,奇圓圍三;故東曰天三,此乙癸之所以同源也。

 

  自一而三,其陽氣上升之義乎?天一之地,此冬至復卦之地乎?

 

  地二在南,右行一步:二者偶也,偶方圍四:故地四生金,二其夏至姤卦之位,陰氣下降之義乎?火金其互生乎?

 

  河圖地四,二之變也。土生金,火亦生金也。地支金生於巳,故洛書戴九,金居火地;右七,火居金鄉;雖有扶生抑殺之義,而金實無火不成器也。

 

  四九在西,金能生水,故河源發於崑崙;江漢東流,而朝宗於海。西方為素靈白帝之居,自虎七宿之分;其德為義,其色為白,其味為辛,其性從革,其蟲為甲,其音為商,為庚辛申酉之鄉,乾兌七赤之地,於時為秋。

 

 

 

一至三為春分,其氣溫和,發生萬物,陽之用也。

 

  二至四為秋分,其氣清肅,收斂萬物,陰之用也。

 

  陽德為日,故日生於東。陰形為月,故月生於西。

 

  日生於東,木火一家;故羽毛之族,飛者行空,走者行陸。

 

  陸者稟四陽初發主氣而生,其大壯與震之時乎?故螺駝象馬,以力代人,壯之義也。

 

  飛者稟六陽升極之氣而生,其姤與離之時乎?離者麗也,故其羽毛鮮艷華麗。言揚火也,聲音屬火,故羽族多以聲悅人。

 

  火主裡,故鴛不亂配,雁不亂群,而飛行有序。

 

  木主仁,故象馬之類,不食生蟲,而代人服勞。

 

  鹿運尾闆而鍊精,得乙癸同源之義;鶴守頂門而鍊神,得木火通明之義。

 

  故鶴為仙禽,鹿為靈獸,多與神人相近:而凡庸之人,聰明之輩,多有不惜精神者,豈以人而不如為與獸乎?

 

  月生於西,金水一家;故甲蟲近山,鱗蟲近淵。甲族雖與鱗族同潛於淵,然甲族多有離水而行陸者;以其得秋金之氣,降而未深,故半水半陸。

 

  鱗蟲得冬水之氣,降而最下:故其性潛游,離水不生,陸行者少。

 

  金蟲掛甲,稟肅殺之氣,故武將班西,披堅執銳,司殺伐之權,秋之刑也。

 

麟為毛蟲之長,稟仁慈之性,故文臣班東,執筆傳言,司教化之權,春之德也。

 

  以故;鳳鳴岐山,文王開西周之端;麟夢闕里,仲尼衍東魯之祥。

 

  以是知文明之運,多在元、亨也。

 

  元為春,春為木,木蟲毛,麟為毛蟲之長。亨為夏,夏為火,火蟲羽,鳳為羽蟲之長。

 

  龜與龍,不多祥瑞者,無乃為在稟肅殺沉降之氣乎?

 

  天子稱龍,龍屬水;天一生水,水性善利萬物;水生於天,天無水則化機頓息,人無君則禍亂斯興。天一生水,為五行之先,眾陽之首故也。

 

  母后稱鳳,鳳為火族;地中生火,二為陰,故母后象之;一為陽,故君父象之。

 

  君父法天,母后象地,動靜陰陽之義也。

 

  龜為甲蟲之長,得金之靈,金在人為肺臟,肺主氣;故龜服天地之氣而調息,其神通五氣之休咎,而善斷災祥,豫以告人,使之知所趨避,金性之義也。

 

  龍為水族之長,水為月;故驪龍養珠,蚌蛤養珠。

 

  神龜服氣而長生,驪龍養珠而成寶。皆明金水相涵之義也。

 

  木火通明,離宮修定之法也;金水相涵,水府求玄之法也。

 

  四靈之德,各歸一端,曲能有誠,足以神通,況人得五行之全乎?

 

土之生數本於五者,備四象之全也。一者奇也,水之數也。奇圓圍三,三者木之數也。二者偶也,火之數也。

 

  偶方圍四,四者金之數也。

 

  三用其全,四用其半,合而成五,故土之生數用五。五者非他,兼四象而一之也。因其兼全四象,故兼通四象。

 

  土生於五,而成於十。五行之中,惟土數居多。故以河圖為地盤。

 

  地以土為主,又得陰數之多,故地靜而天動。

 

  天何以動?陽數多也。

 

  洛書陽數二十有五,陰數二十;又化居四維,五陽居中;四正四維,縱橫十五,一氣渾圓之謂也。

 

  其一白在坎,二黑居坤,三碧居震,四綠居巽,五黃居中,六白在乾,七赤在兌,八白在艮,九紫在離。

 

  離之九紫,即河圖金之成數也。以之居火鄉者,火剋金,火亦能生金也。五金無火不成器,故庚金之生長在巳。

 

  七赤之兌,即河圖火之成數也。不惟火能生金,而金亦能生火;故鑽燧改火,火生於木;而後之火種,由金石相擊而生,蓋數使之然也。

 

  金火易位,一則寄體而生,一則扶生抑殺者也。非如是,而一氣不能縱橫十五,圓通無礙也。

 

  河圖偶數多,以土為主,故其德方而為地。洛書奇數多,以氣為主,故其神圓而為天。

 

  洛書五黃,乃元氣之本體也。

 

  元氣之陽,生於子,一白之坎屬之,為冬至之復。

 

元氣之陰,生於午,九紫之離屬之,為夏至之姤。

 

  自子至午,太極之陽儀也。復、臨、泰、壯、夬、乾,陽進之卦屬之,歷百八十日有奇,為十二氣,三十六候有奇,升極而降。

 

  自午至子,太極之陰儀也。姤、遯、否、觀、剝、坤,陰生之卦屬之,歷百八十日有奇,亦為十二氣,三十六侯有奇,降極復升,而循環無端。

 

  復為陽始,姤為陰始,太極分兩儀也。

  

繼 續 往 下 閱 讀 . . . . . . .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