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 一貫道全球資訊網 - 道場消息 | 2016-06-04 | 人氣:25030

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學讀淡江大一時,就知道有一位乾道負責講師,團內當時的評語是「個性很直、脾氣很硬、煮菜很鹹」。其實,比較熟識後,後學要再加上幾條:「笑聲很爽朗、握手很有力、會議很敢講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緣起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大一時,台北道場在士林劍潭活動中心辦了一次成年禮,並頒發崇德獎學金。林點傳師幫後學報了節孝獎學金,當天受獎人員洽好是由林青發講師負責接送。

後學家人並沒有到場,於是林講師便先充任後學成年禮時的父親。首先是對父母行感恩禮,並相互擁抱,再舉杯恭賀成年,贈送成年禮物。林講師送後學一本「晨鐘」和「鋼筆」。接下來,又輪到後學上台,接受老前人頒發獎助學金。

接著大姑前人要頒各校各壇的加菜金,林講師慌忙的跑來和後學借大學服,因他要代表學生上台接受加菜金。後學邊脫外套邊心想,這個人一下當司機、一下又當我父親、一下又是當講師、一下又當我同學的,到底是什麼身份呢?

沒想到第一次互動,竟是這樣開始,林講師成了後學的父親!

---------------------
伙食團的發哥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其實後學還是比較喜歡叫「發哥」,因為這是林講師的一個活招牌。發哥人如其名,身材有些發福,叫「發哥」是既親切又傳神。只知道林講師在會議上總是勇於發言,只要是學生提的意見,幾乎也都站在學生的立場盡力去疏通。

後學大一就住伙食團,當時仍相當的青澀,發哥可能覺得稱後學為「兄」叫不出口,在一次道務會議上脫口叫後學:「小范兄」。從此之後,小范兄竟成為後學在淡江伙食團的專用詞。

有次一起煮菜,後學覺得口味已經夠重了,林講師還直說,再加一些鹽巴,乾道配飯口味要重一點。在滷素料時,他也是嘴裏直唸著:再加一些醬油,鹹一點才好吃。不過因為林講師的調教,後學後來自創一道滷豆腐,口味竟然傳頌一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一套道場服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學自幼母親早逝,來自單親家庭的我,素來不修邊幅。大二升大三的那年暑假,林講師硬是壓著後學去山下英專路,買了全套的白上衣、藍色西裝褲和黑色皮鞋。

當時仍不知為何要送後這整套的整齊服裝,等到期末會議後,才知道要接淨心伙食團的負責人。林講師要後學注重一些微禮細節,他知後學個性好強,不直接明講,卻送後學整套的服裝。

有趣的是,之後沒多久,林點傳師也送後學一套,他說是舊的他穿不下,丟了可惜送後學;又過沒幾天,台北的陳講師也送一套來,一下子後學就有了好幾套正式服裝。這幾位乾道前輩為了成全後進的用心,後學至今仍深感溫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新民班的接送情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學大三時,當淨心伙食團負責人,為了成全一位學弟上研究班,星期日晚上陪他到台北士林的新民班去上課。有時下課晚了,就由那時也在士林負責研究班的林講師載回淡水。

這一來一往就是半年的時間,後來就變成每週都由林講師接送。有時到淡水已太晚,林講師便和後學睡同寢,但他總是打地舖,讓後學睡床上,如今方知當時不知進退輕重,對林講師深感抱歉。

那時年輕未曾多想,這些年自己成全人才時,才發現這需要多大的耐心和毅力,尤其是完全不順路的情況下,來回要多繞三十公里遠路,後學回伙食團已經晚上十點了,林講師再由淡水回去不就大半夜,可是林講師從無半句怨言或倦容。

也因為這樣的因緣,林講師和後學幾乎是無話不聊。而後來在推動伙食團道務時,後學有許多新的想法,像是團內研究班、乾坤合伙、乾道分伙、佛學講座、明德班、新生問卷、掃街宿訪、大一租屋諮詢、急難救助基金...,也都由林講師出面和點傳師溝通,而獲得更多的帶動空間,伙食團內的正知正見增長了,學弟們大家對道有信心了,淡江的道務也隨之一路往上,這不能不歸功於林講師當時大力的協助和信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父子接濟情誼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學為了專心帶伙食團,大三便沒有再繼續打工,全心全力的修辦道,林講師每月常接濟後學幾百元,他常掛在嘴邊的話是:「這是我代表你爸爸給你的零用錢」,還一副理所當然的神情。在林講師看來「道親」的親,指的是和家人一樣的親情。

大一時的巧合竟成為彼此相知相惜的因緣。金額雖然不多,但後學其實點滴感動,一直到後來曾講師美卿要後學去她的自助餐店幫忙,後學才婉拒林講師的財施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永遠的回憶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學退伍後,先回台北淡水博德壇,林講師剛好回台,特別撥空為後學洗塵,在台北建國高架道路旁的素食館請客,提及他回馬來西亞,把道帶回故鄉,並要後學有空可以去馬來西亞找他。

當時林講師已經結束台北畫廊的生意,言下對即將離台返國頗有不捨,在馬國也碰到諸多的人事考驗。但接著聊起辦道開荒,一提到辦道的雄心壯志,話便沒完沒了,我們兩人談的興起,一路從餐廳聊回淡水,整路講的都是開荒辦道、道務經營,印象中,也只有和像林講師這種對辦道務有心的人,才能如此沒日沒夜暢談修辦理念。

當天還跟後學同寢,我睡下舖,林講師睡上舖,這是和林講師最後的一次聯繫。不久後林講師也回馬來西亞,再隔半年,後學也搬回彰化,彼此間竟再未相見過。此景猶留記憶,怎知轉眼間竟快二十個年頭過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結語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那一天,台北唐講師來電告知林講師歸空,當下後學痛哭失聲,奔回佛堂叩首,求上天慈悲。據說林講師是吃到慶功宴的最後一道菜,才昏迷不醒,仔細想想,這還真是凡事堅持到底的林講師的一貫典型作風。

而那一年的過年,後學還因感傷林講師的離開,穿著舊衣到山中大廟三日,不過節也沒外出,在後學的心裏,林講師有著亦父亦友的份量。

林講師一生修道辦道,無有歇息,蒙 上天敕封「青發真君」果位,身為後輩同修,感到既欣慰又悲傷,感謝您的犧牲和示現,讓後學有學習的機會。

真道、真修、真辦、真成,林講師是白陽普渡的執行者,也是見證者,也值得我們永遠效法跟隨。

值此青發真君歸空五週年之際,聊寄數語以記念之!

感謝天恩師德,也感謝青發真君過往的照顧成全!

後學 聖杰謹誌

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站立場,對於發言內容,由發表者自負責任。
發表者 樹狀展開